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楼市 >

农民工寻梦城市安家落户: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

2019-08-12 00:39:42

    新华网郑州5月6日报道:(记者双瑞、黄小希、周竟)“作为人世碌劳如蚁一员,我将撇离乡土以另一种姿态,攀爬城市脚手架上,寻觅自己渴求的一份微薄。”

    奔走在打工路上的河南农民诗人李永普,以这样一首朴实的《致蚂蚁兄弟》,吟诵出农民工群体心底的梦想。在城乡二元体制下,他和他的农民工兄弟们一直在逐梦的路上前行。

    他们的梦想质朴却又昂贵,简单却又奢侈,近在眼前却又依然遥远。

    住房梦:“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在城市有个落脚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打工十几年了,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在城市有个落脚的地方?”来自河南周口农村的牛建亮打工多年,运气好了在建筑工地一干几个月,有时只能守在立交桥下零星接点儿短工,夜间就裹上被褥在桥下对付过去。“看到人家下班了都往家赶,到家有人说话,还能吃上口热饭,想想就羡慕得慌。”

    牛建亮说,干活脏累不要紧,最难受的是辛苦一天后没地方去。他的妻子在老家照顾两个上学的孩子,偶尔想到郑州看看丈夫,因为没住处,也不舍得花钱住旅馆,所以夫妻俩长年累月见不到面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儿打工时间再长,也不觉得城市跟我有啥关系。”牛建亮和身边许多工友一样,工地有条件的话还能住工棚或集体宿舍,自己单干时就只能在地下通道或立交桥下过夜,花钱租民房的寥寥无几。他说,做梦都希望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让妻子和孩子也能来团聚,自己干活儿也有劲了。

    加薪梦:“我的双手摸过的iphone加起来可以盖一栋二层楼房了,可我拿到手的工资却买不起一间房子用的砖!”

    26岁的李想自称“久经考验的二代农民工”。不久前一张“搬砖工月薪7000元、队长月薪过万元”的薪水表在网上热传,并被热炒为“农民工高薪让白领羡慕”时,深知打工之苦的他哭笑不得。高薪工作、成家立业是他追寻多年仍未实现的梦。

    “梦想不敢想太远,眼前最大的愿望还是有一份能成家养家的工作,让母亲不再为我操劳。”李想认为,要实现愿望月薪必须在5000元以上。入职富士康集团两年来,最多的一次他拿过2500元的月工资,与目标相差甚远,却已经是他踏入社会8年中的最高薪了。

    李想说,当他从农村出来在中专院校学习钳工专业时,母亲和他都以为自己能凭一技之长混出个模样,但事实是,他很难凭借学校里的东西过上理想生活。18岁中专毕业后,李想先辗转于南方沿海城市的各类中小加工企业,2011年初成为富士康郑州园区的一名流水线工人。多年来,他从事的始终是没有技术含量、简单机械的重复劳动,工资在2000元徘徊。

    “我的双手摸过的iphone加起来可以盖一栋二层楼房了,可我拿到手的工资却买不起一间房子用的砖!”李想说,自己没有学历、没有技术,青春一去不返,高薪始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有专家分析,搬砖工高薪远不是表面那么风光,既建立在生产条件艰苦和一定技术含量的基础上,而且通常是工资日结,劳动时间没有保障。对此李想表示认同,与前辈相比,包括他在内的新生代农民工对工作环境、行业美誉度有更高的诉求,这也是他收入不理想却不肯轻易换工作的原因。

    户口梦:“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跟城市孩子一样受教育、找工作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,但幸好我们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24岁的胡晓红结婚两年了,却一直没把孩子列在计划内。在河南南阳农村,这是罕见的现象。“自己都养不活,咋养孩子?”别人问起来,胡晓红经常这样搪塞过去。其实,她真正的想法是有一天在城市里买房子有户口,让孩子一出生就享受市民待遇,她不敢说,怕人嘲笑自己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胡晓红是家中长女,十几岁就去打工供弟弟妹妹上学。从北京、广州到郑州,她先后干过食品加工、玩具制造、服装加工、富士康流水线工人等形形色色的工作。“没学问,只能下苦力,挣钱不多。”胡晓红说,她打工第一个月的工资不到400元,至今最高也没超过1500元。

    “不想让孩子再过跟我一样的日子了。”胡晓红说,打工这些年她遇到很多有孩子的工友,千方百计把孩子弄到自己身边,上学却成了老大难。家长找学校跑细了腿,最后往往也只能进入农民工子弟学校。虽然身在城市,但完全享受不到城市的优质资源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有一天能在城市里安家落户,让孩子一出生就是城市人,跟城市孩子一样有好的生活环境、受好教育、找好工作。”胡晓红说,她觉得这是做父母的责任: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,但幸好我们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(原标题:农民工寻梦城市安家落户: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)


相关阅读:
狗窝批发 http://www.chinajml88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